富士康火线过会:那些博弈与怀柔
2018-03-09 14:30:38
  • 0
  • 0
  • 0

文/王如晨

郭台铭家的鸿海精密间接子公司富士康工业互联网,今日成功过会了,实在够快。2月1日,它才上报招股书申报稿,至今仅36天。这中间还有春节哦。

这公司的名字虽然比不上“匹凸匹”们,一看也是迎合型的。这一富士康分支不同于其2C代工版图,业务多为2B的ODM服务,且一些产品及方案确实跟网络通讯、机器人等领域相关,但要说,目前整个业务体系完全匹配“工业互联网”概念,还很牵强。

你不能因为自己生产的一些电子类产品用于工业领域,就说自身就是一个典型的工业互联网公司了。

真正意义的工业互联网公司,如果站在富士康视角,应该是平台型企业,输出是的整体基础设施。除了ODM能力,应该还有在线的、即时性的服务。就是说,你的合作伙伴是要依托你的平台在线运营,而不是大部分停留在EMS层面。

富士康2B领域整体行业地位,在技术与制造端足可称为“行业基础设施”,但它的互联网属性还远远不够,它还不是一家真正意义上的ICT类企业,业务还是有些分散。

不过,它迎合了当局主管部门新经济领域的倾心。上月末,证监会传出消息说,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领域的拟上市企业,市值达到一定规模的“独角兽”企业,将放宽审批时间和盈利标准。

富士康实在够快的。2月1日,它上报了招股书申报稿,到今日成功过会仅用36天。这中间还有春节哦。

下午仔细看了它的招股书,个人觉得,虽然形式上符合新经济,而且市值预期远远超过所谓独角兽级别,但里面有许多让人难以消除疑虑的部分。尤其是庞大的关联交易、同业竞争。

你能看到,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公司跟它的大股东“中坚公司”与终极母体鸿海精密旗下300多家子公司都有密集的关联交易,营收占比较高。而它与富智康境外子公司之间也有同业竞争关系。招股书里,这两部分内容着墨甚多,富士康甚至反复解释关联交易与客户要求的供应链协同的关系,但很难真正消除投资者疑虑。事实上,这种复杂的关系,加上它与各种上游客户的协同,过去多年,一直也是鸿海被称为类金融公司的原因之一。

但它毕竟非常顺利且快速地带着外资属性成功过会了。

我想,应该有更多复杂的博弈,才促成这一幕吧。

一、大陆确实需要富士康:概念板块、产业升级、GDP保增长等等。

富士康体系不但是大陆营收最大、出口额最大的外企,也是整个电子业的代工航母。而且它的大部分供应链企业都在大陆。

在大陆产业升级、调结构的当口,鸿海重组、整合许多业务,打造一个工业互联网概念的公司,作为一个独立版图登陆,确实符合大陆诉求。而这样一个航母级的公司登陆A股,也能形成庞大的概念板块,并持续刺激资本市场。

过去多年,所谓“苹果概念股”,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富士康概念股。因为,苹果最终产品主要由它代工生产,一些上游的核心元器件、零部件企业也都是富士康的合作伙伴。

当然更有GDP效应了。保增长离不开这类巨头。它们的IPO审核,当然尽量会开绿灯了。

二,给富士康开绿灯,可以在两岸产业、政经博弈中,形成阻抑。

富士康工业互联网以及鸿海其他单元,体量大,它的权重,足以在局部左右一个区域的经济表现。它若成功登陆A股,未来多年的运营,不可能不充分考量本地要素。如此,它虽不是最早一批登陆A股的台资企业,但影响力足以形成草偃风从的效果,其他巨头,比如和硕、广达、仁宝们是否也会有类似举动,确实值得预期。

我相信对岸一定会有不同的声音。尤其是那个绿绿的蔡阵营。不过,郭台铭不但是蓝营企业家,多年来也是大陆官方非常认同的行业领袖。你能看到,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以及诸多政经味道浓厚的关键场合,他的身影经常出没。

而且,要看到富士康工业互联网版图于两岸博弈的价值。过去2C版图曾经创造偌大效应,并且也在不断扩大,但随着产业升级,富士康甚至整个鸿海精密的毛利,未来重心将大规模朝2B版图迁移。

这恐怕也是台湾地区的产业升级的方向。事实上,在夸克看来,这本来也是台湾产业电子制造业在全球市场中的优势取向。它们确实也有成为工业时代的新型基础设施的能量。事实上,最近几年,鸿海们确实传递了这样的信号。

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博弈会让大陆占据更有利的位置。毕竟,这里能为富士康们创造更大的成长机会。工业互联网时代,富士康的商业模式有望得以成功升级,而不再过度依赖2C驱动的成长。

三、还有不易觉察的中美政经博弈。

这段,川普简直疯了,他主掌的政策有掀起大规模贸易战的风险。其实,他应该还是在为自己当初的选举承诺奋斗。

此前,美国为了拉拢美国科技巨头尤其制造业回流,费尽手腕,包括去年税制的变革。确实有一些效果,我们看到部分巨头纷纷表示会在美国设厂。有的巨头甚至正在尝试将总部搬到美国,比如新加坡博通等。

富士康去年也已经明确承诺在美国巨额投建核心的工厂。记得它做出决定前,大陆这边一家官媒发出“别让富士康跑了”的论调。固然有些夸张,但至少流露出一种忧虑。毕竟它的地位、体量、影响力在那里。

因此,给富士康IPO过会开绿灯,走个绿色通道,加快审核,并成功过会,应该有安抚、怀柔的用意,从而可以打消它的疑虑,未来多年,仍将视大陆为辐射全球的核心基地,而不是美国。事实上,它也不可能大规模迁移到美国去。

此外,工业互联网概念,当然也是中美未来博弈的重心之一。中国互联网在改变大众生活方式上已经领先美国许多层面,而工业互联网领域,虽然已经有许多要素,但还需要制造业的平台级公司支撑。它能通过大规模的实践,带来综合的成效。

前两天,李开复与比尔盖茨有过争论。李开复说,未来AI最大的舞台在中国。比尔盖茨说绝不可能。李彦宏在两会上也做出了类似李开复的表态,并强调了大数据的价值。

我当然对两李的观点更认同。但是,不管最后的比拼如何,我认为,AI最大的舞台,就是要改变许多行业的生产方式,尤其是在以工业、制造业为核心基础的中国。以AI武装起来的工业互联网,将成为未来关键区域国家与市场之间博弈的重心。事实上,过去一段,中国、美国、欧洲等许多区域都出台了关键的产业政策,而且已经开始角逐。

当然,落在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话题上,我们觉得还有一层价值。

这段,你能看到,许多互联网公司尤其是巨头们都在发出回归A股的声音。包括小米在内的几家未上市巨头,当局都可能会重新修订制度,以尽快为它们扫除IPO障碍。前两天,小米已经传出将在A\H两市同时挂牌。

这类互联网公司的回归,或者将中国大陆视为未来挂牌地,它们在AI、物联网以及更多领域的商业化探索,源头都离不开制造业的支撑,富士康IPO落在本地,可以扮演部分基础设施的角色。

不过,这当然都是理想的逻辑,最后整个国家能否借此进一步锻造出大国竞争力,那必须要超越IPO、资本市场的概念,更务实才好。此刻,一个巨头过会成功,也许并不意味着什么。富士康有它的转型难处,2C版图创造的营收很高,集成创新能力很强,但波动甚大,毛利越来越低,它的2B版图尤其是工业互联网的部分,刚才说了,目前还无法名副其实。有些业务模式仍还是传统的ODM服务。它还有很长的周期看到真正的成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