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对权力日益集中的硅谷?
2018-08-10 16:23:39
  • 0
  • 0
  • 0

来源:FT中文网

作者:拉娜•福鲁哈尔   英国《金融时报》 

福鲁哈尔:科技寡头的垄断无论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都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正视的挑战。

罚单金额越来越大,公司的规模也越来越大。7月中旬,欧盟(EU)以谷歌(Google)滥用其在移动市场的支配地位为由,对其开出了高达43亿欧元的反垄断罚单。这一处罚规模几乎是谷歌去年因在其比价购物搜索中偏袒自家网站而被罚的24亿欧元的两倍。

在这两个案例中,核心问题都是谷歌利用其庞大生态系统的支配地位——谷歌在欧盟主要搜索市场中所占份额约为90%,且全球超过80%的智能手机都在使用它的安卓(Android)操作系统——将竞争对手淘汰出局。

谷歌正对最新的裁决提出上诉,并将以不同程度的理据,从技术方面证明自己为何不是一家垄断企业。但此案也让人不安地看到权力集中在少数几家公司手中的现实。由此产生的寡头垄断无论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都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面临的挑战。

过去几年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大多数行业的集中程度和利润率均有所上升。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ors)前主席贾森•弗曼(Jason Furman)暗示,这种现象表明一些市场存在进入壁垒。

学者戴维•奥托尔(David Autor)认为,这种整合与劳动力在美国经济中所占份额的下降之间存在关联。也有证据表明,为数不多的一群“超级明星”公司在利润和生产率方面均远远领先于其他公司。

在6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经合组织(OECD)的经济学家认为,新技术扩散不足导致总体生产率增长乏力。规模最大的公司,特别是在经济体系中数字化程度最高的行业(科技、金融和媒体),生产效率达到令人难以置信的高水平。而其他公司的生产效率则并不理想。其结果是,整体经济增长受到影响。

研究人员正努力挖掘这种权力集中的原因。他们认为,从以实物商品为基础的“有形”经济向更多以无形资产——即知识产权、想法和数据——为基础的经济过渡,加快了集中化这一趋势的速度。

人们对Facebook、苹果(Apple)、亚马逊(Amazon)、Netflix和谷歌——统称为FAANG——进行案例分析,研究网络效应是如何有利于占主导地位的公司,让他们圈定(ringfence)用户及其数据的。谷歌声称“竞争就在点击之间”,这听起来可不够诚恳——如果谷歌网站由于某种原因瘫痪了,我们更可能做的是休息片刻,等待其网站恢复,而不是去访问竞争对手的网站。

公司权力集中的另一个原因是政治攫取。美国人发明了现代反垄断政策,并喜欢批评“中央集权”的旧欧洲。但学者格尔曼•古铁雷斯(Germán Gutiérrez)和托马斯•菲利蓬(Thomas Philippon)进行的一项有趣的研究显示,欧盟的市场竞争程度实际上更高。它们的集中程度、超额利润、以及进入的监督壁垒都要低于美国。

该项研究指出,美国的政治游说活动大幅增加是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两大地区的市场集中度出现差异的关键原因。研究指出:“欧洲机构比美国同行更加独立,且欧盟执行鼓励竞争政策的力度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大。”

这与硅谷经常使用的论据——即欧洲人之所以没能打造出一家互联网巨头,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创新力——截然相反。多年来,美国科技集团一直用这个老掉牙的说法来游说布鲁塞尔,显然忘记了万维网(World Wide Web)是英国计算机科学家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在欧洲粒子物理实验室(CERN)工作时发明的。

近几个月来,谷歌一直在大力游说,反对布鲁塞尔方面修订版权法的提案,并在安卓操作系统垄断裁决前的最后时刻发出紧急呼吁。

值得赞誉的是,欧盟竞争事务专员玛格丽特•韦斯特格(Margrethe Vestager)没有被这些手段吓倒。美国监管机构是否会效仿她的做法仍有待关注。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简称“FTC”)主席约瑟夫•西蒙斯(Joseph Simons)誓言要“大力”实施反垄断,包括在今年晚些时候就竞争和消费者保护举行听证会。这将是自1995年以来首次就这一议题举行广泛的政策听证会。一名共和党议员最近呼吁FTC或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重新审理2013年谷歌操纵搜索结果一案——民主党人呼吁这样做已有一段时间了。

美国司法部反垄断司司长马肯•德尔拉希姆(Makan Delrahim)最近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认为“数据是一项重要资产”。虽然他原则上并不反对大型科技公司的商业模式或交易促成方式,但他担心他们会滥用市场主导地位。他对反竞争行为的检验标准之一就是上世纪90年代末美国政府起诉微软(Microsoft)案。在该案中,微软被判有罪,理由是该公司利用其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扼杀网景浏览器(Netscape)等竞争对手,并抑制了软件市场的发展。

许多批评家认为,谷歌今天的行为与当年的微软如出一辙。大西洋两岸的监管机构都需要尽力解决这一问题。

译者/何黎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