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不管用,能投赞成票的才是真朋友
2018-05-14 11:26:26
  • 0
  • 0
  • 0

来源:商业人物

作者:冯超

因为业绩、股价不佳而被剔除港股恒生指数的联想,又出事了。

社交网络的帖子称,5G标准联想没有将票投给华为。这引发了舆论的批评。联想回应,联想,包括联想旗下的摩托罗拉投的都是赞成票。

联想的回应遮蔽了部分真相。

会议是由名为3GP的组织召开的,该组织为通信系统制定标准的国际组织。根据会议记录,联想参与了对华为的两次投票,一次投的是反对票,一次投的是赞成票。这并非如联想回应的“都是赞成票”。相关的媒体报道有很多,本文就不做赘述了。

联想的CEO杨元庆此后在朋友圈评论:“本就一个有关技术标准的投票,竟能在两年后硬给炒成一个爱国的话题。好吧,爱国,咱也绝对经得起考验!但问题是,如果真给技术标准贴上爱国标签,它还能够在国际市场上畅通无阻吗?”

这事情的吊诡之处并非联想的投票,而是一场关于技术的投票本就发生在两年前,为何在此时发酵?也许是近期中兴被美国严厉制裁,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担忧尚未平息,遇到风吹草动便能燎原。当然,关于技术标准的投票,每个企业都有选择的自由。从目前看,这是一件小事。联想要做的反思是——为何这件发生在联想身上的小事,舆论不肯放过呢?

华为官微很快做了回应,感谢了联想的赞成票,强调了这是中国企业的共同努力。联想投华为赞成票的那场会议,举办时间是2016年11月。12月,中国互联网大会暨乌镇饭局活动正式拉开帷幕后,杨元庆跟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出现在饭桌上。

二人是否就投票一事互做感谢呢?我们不知道。杨元庆微博里说,他吃了丁磊的猪肉,送给人几部手机,“第三年聚会,朋友圈越来越大”。一张合影照片里,他笑呵呵地举起一个碗,碗里盛的大概是绍兴黄酒。

吃一顿饭就能做朋友?如果不是余承东所领导的华为手机太过耀眼,杨元庆也就不会被批评了。这要是能成为朋友,恐怕是能撑船的宰相肚子。

吃几次饭,朋友圈会越来越大?杨元庆出席了不少活动,推杯换盏,你来我往自然结识了不少人。但联想过去5年股价下滑了56%,市值损失58亿美元。他资本市场没朋友,消费者市场里的朋友也在逐渐流失。

2017年年末的乌镇饭局,杨元庆的朋友圈“越来越大”。在那场知名的东兴局里,他的“朋友”包括中国炙手可热的独角兽老板和知名风投机构的创始人。

哎呀,怎么说饭局呢?看看我们当下的社会吧。

学院派知识分子和精英们现在发声微弱,偶尔听其所言,则是对大众品味的批评。你会怀疑,他们为什么不鼓起勇气把批评、批判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上呢?

大众们自嘲着自己“丧”,一边撸猫,一边羡慕着港剧里那句“抱歉,有钱真的是能为所欲为”的台词。他们会通过社交平台表达对一些社会新闻的看法,但无论言辞有多么激烈,他们始终是沉默的大多数。他们渴望成功,但又像红绿灯一般循规蹈矩,偶尔会在地铁上打盹,被人流推出车门,开始新的,但是却跟昨天类似的一天。

媒体在干什么呢?他们正在努力地追赶潮流,在传媒式微的情况下,掌握尺度,尽力码码字。他们有时露出天使般的可爱和“铁肩担道义”,有时又势力、短视,充当公关的排头兵,开展造神运动,推出陈光标、鸿茅药酒这些经不起历史考验的人与物。

企业家跟商人则在商言商,结成一个小圈子,论坛上他们拿着话筒互相吹捧彼此,或者做局吃饭,盘算着自己的利益,继续在餐桌上保持微笑,继续吹捧。

所以饭局有什么意思呢?马云缺席乌镇饭局引来讨论,这个消息甚至被解读为马云被孤立。面对媒体采访,马云大倒苦水,大意是:不就是一顿饭吗?你们至于去纠结谁参与谁不参与?你们要关注的不是饭局,而是乌镇留下的思想啊?

说起思想,中国的互联网界似乎缺少了像斯图尔特·布兰德、凯文·凯利这样的作家。(当我开始写饭局这篇文章时,我也觉得自己思想的粗鄙,选题创意的匮乏。)

乌镇留下的互联网思想没有人铭记。我们都记得那顿饭。中国互联网的问题不是靠一顿饭就能解决的。中国互联网里的友谊也不是通过一顿饭建立起来的。

东兴局里的马化腾、张一鸣最近在朋友圈掐架。张一鸣为给抖音站台,在朋友圈说:“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马化腾做了评论回应:这是诽谤。张一鸣回复:“前者不适合讨论了,后者一直在公证。”马化腾回:“要公证你们的太多了。”

东兴局里的王兴、程维今年正式成为对手。王兴做了打车,程维做了外卖。两人上个月还想争抢摩拜,但王兴成功拿下。摩拜CEO王晓峰也是东兴局的客人之一。即使大多数股东投票卖掉摩拜,王晓峰依然投的是反对票。王晓峰如今辞去职务,离开了摩拜。

所以,饭局的唯一意义是没有意义。如果一定要找意义,那属于公关的意义。

*图片购自视觉中国@cfp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